数学大赛中国队“团灭” ,其实正是我们的机会

数学大赛中国队“团灭

其实正是我们的机会

文 | 雾满拦江

(01) 

2月25日,罗马尼亚数学大师杯竞赛于布加勒斯特闭幕。

 

24个国家、135名选手参赛。

 

个人排名第一的,是个以色列孩子。

 

美国队拿下3枚金牌,总分排名第1。

 

参赛的中国队,最好成绩是银牌第15名。总成绩中国队排名第6。

 

无缘夺金。

 

此事,就是网络上阅读量超过1.3亿的“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

 

网友们痛心疾首,顿足叹息。

 

矛头直指此前的禁奥令。

 

(02)

 

媒体报导:2010年,许多省市采取措施,禁止举办奥数班,叫停“奥赛”。还曾有明文规定,要求公办学校不得将各种竞赛成绩、奥数考试成绩、奖励、证书等作为学生入学的依据。

 

去年教育部发文: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

 

有网友抱怨,此次罗马尼亚数学大师杯败绩,与此不无关系。

 

当然也有人认为毫无关系。

 

那么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03)

 

想知道禁奥数,与这次大赛是否有关,我们至少得弄清楚——为啥要禁奥数?

 

先来看这张图图:

  呵呵,国人多患奥数恐惧症,70%的人噩梦连床,哈哈哈。

  于是这噩梦连床的七成网友,强烈要求把数学赶粗去。

 

遂有争议连连,各种调查讨论:

  讨论到最后,有人突然发现——数学的存在,就是用来淘汰这70%的人的。

 

如果高考零难度,公平起见,那大家只能摇号抽签读名校。

 

就算一点猫腻也没有,真正做到摇号公正公平公开……可你希望一个对数学丝毫也不感兴趣的二货,入读名校数学系吗?

 

二货是乐了。

 

可国家民族的未来呢?

 

到时候高校黑压压挤满文盲,真正想报效国家的人却运气不好,死活就摇不上这个号。何止是国际数学竞赛败北,这等于中国人辞别地球了。

 

——正是这个原因,网友们开始反思此前的禁奥赛,这是不是过犹不及,走过头了呢?

 

(04)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数学金牌主教练赵斌老师称:“此次中国队在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的成绩属于正常表现”。

 

赵老师反对过度的数学培训,特别是小学阶段的全民奥数热,更是毫无必要。

 

他说:“能够参加学科竞赛的学生,只是少数人。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这才符合教学规律。但现在家长普遍盲从,让孩子做他们不喜欢的事儿。”

 

他打了个比方:如果一个地区,只有5000孩子适合进行奥数培训,但一下子涌进2万人,这多出来的1.5万人,当中绝大多数是不喜欢学奥数的。但他们的成绩也会通过培训获得提升,这就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那些真正适合学习奥数人才,在众多学生中成绩并不十分突出,于是他就被埋没了。

 

这话说得很委婉了。

 

意思就是说——一旦全民动员,就会出现善于考试的孩子,这些孩子对数学既无兴趣也没热爱,但他们优异的考试天才,却能够挤掉那些有潜质的孩子。而最终,高分低能的善考族去了国际赛场,结果只会更尴尬。

 

(05)

 

美国队夺冠,不是无缘无故的。

 

他们也是从坑里爬出来的。

(06) 

早些年的时候,作家陈丹燕,带着读高二的女儿到美国。因为女儿在国内数学成绩优秀,就参加了学校的数学俱乐部。

 

但没过多久,女儿却要求退出。

 

为什么呢?

 

女儿解释说:我参加数学俱乐部,是因为成绩好,有优势。

 

——可数学俱乐部里的其它孩子,不是这样。

 

——他们就是喜欢数学,单纯的喜欢,不带丝毫功利色彩,也不考虑什么优势不优势。

 

所以,陈丹燕的女儿,跟那些真心热爱数学的孩子,根本无法对话。

 

只能退出。 

(07) 

但如果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有系统性的选拔,美国队并无丝毫优势可言。

 

——必须通过体系化训练,把那些热爱数学、兼具数学天资的孩子找出来。

 

这个工作,起初是由一个叫蒂图·安德雷斯库的胖老头负责。这个胖子就是个数学痴,一心扑在数学上,废寝忘食那种。

 

接下来,北京大学少年班的天才冯祖鸣,奔赴美国,帮助安德雷斯库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建立起了联赛选拔机制。冯教授目前任职的学校,就是非死不可创始人扎克伯格的母校。此外,这所学校还曾出过一个狠人,是好莱坞电影《决胜21点》中赌圣的原型。

 

总之,热爱数学的天才,与合理的选拔机制相遇,这就意味天雷勾动地火,不炸出个花团锦簇没天理。

 

从安德雷斯库、冯祖鸣,再到此次带队的罗博深教授,连续接力,建立起了极优质的天才选拔与成长体系。他们大搞全美数学夏令营,让那些有天赋的孩子,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

 

脱颖而出的孩子,将接受圆桌教学法。教室里是张大圆桌,孩子和老师,如古时代的圆桌骑士围坐在一起,没大没小,没尊没卑——只有对数学的兴趣与热爱,想到就说,说出来大家探讨研究。

 

——这些人,无论是教练还是孩子,都是真心喜欢数学。 

——喜欢到无怨无悔,甘愿付出。

 

(08)

 

那些希望重开奥数,以全民体制模式应对变化的人,仍然是押宝思维。

 

——押对了,算你运气好。

 

——没押对,那就以更大的题量、更大面积的覆盖,以更多孩子的噩梦连床,大拼人海战术。

 

但这个模式,确实不太方便了。

 

时代变了。

 

(09)

 

此次大赛,堪称中国人生存观念的分水岭。

 

从不惜一切代价求生存,变成了注重每个孩子的个性发展。

 

曾几何时,考大学被视为改变命运的机会。纵然是对学术丝毫不感兴趣,但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的考出好成绩。有了大学文凭,才可以找到好的工作,先拼本科,再拼硕士,实在不行就血拼博士。

 

敢拼才会赢,会拼最精明。

 

真正失落的,是那些徒有天资,但缺乏考试技巧的孩子。

 

这是我们行进的第一个阶段,求存阶段。

 

至今有些家长,仍然在这样教育孩子:好好学习,将来才有更多的好机会,更多的好发展。

 

但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转型阶段。

 

如数学竞赛金牌主教练赵斌老师所说:可能真心热爱数学、甚至不乏天才的孩子,数量并不多。但过量拥上来的人,压根不喜欢数学,甚至憎恨数学,但他们会押题,懂套路,会考试。他们挤掉有天资但不擅考试的孩子,最终的目的只是找个工作,而非专注学术。

 

最要命的是,惨烈的竞争带来强大的社会压力,总有几个孩子不堪其重,铸成悲剧——每逢这个时候,社会舆论又众口一辞要求减负,要求数学滚出高考。

 

减负,你抱怨说剥夺了穷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

 

竞争,你抱怨教育吃人,要求教育改革。

 

这就是转型时期的纠结与艰难。

 

接下来是第三个阶段:发展阶段。

 

那些热爱数学的人,会突破禁制,在民间举办数学夏令营,他们挑选的是那些真心喜欢数学的孩子。因为喜欢,付诸一切,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做题做得人憔悴,衣带渐宽忘了解。只有这种毫无功利取向的热爱,才会真正做出成就。

 

到那时,社会的浮躁气息就会少些,每个人各安其位。多数人一辈子也弄不懂数学,但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而为数不多的数学天才,专注做他们喜欢的事儿。此前,夺取他们的位置的人只为改善生活,现在,他们生活只为钻研数学。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才会拥有真正的未来。

 

(10)

 

这次国际数学大赛,无论是给我们自己,还是给我们的孩子,都指明了方向。

 

我们正进入个性化发展时代。

 

每个人,仍有无尽改变命运的机会。

 

只不过,此前是独木桥,现在则是用自己的天赋、杀出一条新的路来。

 

世上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未来的机会,不是固定放在哪里,等你看到的——机会是你用自己的专注、自己的兴趣与努力,创造出来的。

 

每个人,都有不同于别人的个性。

 

每个人,都有自己未完成的目标。

 

此前世界是单行道,为了生存,为了利益,我们不得不舍弃理想与抱负,击败那些真正有天资的人,只为争夺生存机会。

 

但现在,规则变了。

 

它不是独木桥,而是条光明大道。一端连着你儿时的梦想,另一端通向遥远的未来。也许你喜欢的东西极古怪,但网络商业时代,让任何小众的东西,都很容易找到市场。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儿,热爱生命,专注兴趣,把喜欢的事儿做到极致。哪怕你只会修图,也可以成为美图师。哪怕你虚荣到了只喜欢穿花衣裳,也有个服装造型师的庞大需求正等待着。你的任何爱好,都会有人需求,找到他们很容易,商业变现也不难。唯一的难处,是你接受一个新时代的变化——从由别人安排你的命运,到自主掌握命运。从东施效颦亦步亦趋,到我行我素自由发展。一旦你充满激情的拥抱变化,未来就属于你,属于那些勇敢掌控自我命运的人。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雾 曰
从认知角度来说,家长是分出五个层次的:第一层级是物质型父母:舍得为孩子花钱,以为食物充足孩子就会自然长大。

 

第二层级是道德型父母:舍得花时间,对孩子贴身保护,生恐孩子学坏。

 

第三层级是思考型父母:开始考虑教育的目标问题。

 

第四层级是成长型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为了孩子愿意提升和完善自己。

 

第五层级是智慧型父母:鼓励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打断女儿尾巴骨的父母,应该处在第几层?

去年今日 

《父母有五层:打断女儿的尾巴骨的父母,在第几层?》

摘自:老雾 雾满拦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