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人

正文

 

截至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被认为完全治愈了HIV——他就是“柏林病人”布朗。但是究竟是什么疗法治愈的,却没人能够说清楚。

整理:小明月

来源:干细胞者说

 

  当前的艾滋病病毒(HIV)/艾滋病(AIDS)治疗力争能够控制这种疾病,但任何治疗的最终目标都是完全消灭这种病毒。不幸的是,完全消灭HIV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截至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被认为完全治愈了HIV——他就是“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但是究竟是什么疗法治愈了Brown的艾滋病却没人能够说清楚。

  现在,通过在猴子身上的最新实验,人们发现了更多的证据,研究人员认为向Brown先生捐赠骨髓的人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原因都在于这位捐赠者身上发生的一种罕见变异。

  2007年,Brown在德国一家医院进行白血病治疗后,他体内的HIV病毒完全消失。在进行白血病治疗时,Brown首先接受放疗,用来杀死癌细胞和骨头里制造癌细胞的干细胞,随后通过骨髓移植(造血干细胞)手术,植入了一位健康人的骨髓,以产生新的血细胞。

  接受治疗后,Brown先生的白血病有所好转,而且体内的HIV病毒水平也急剧下降,仪器也无法检测出。令人欣喜的是,一直到现在Brown都没有检测出HIV病毒,更令人吃惊的是普通HIV病人要服用的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他也一直没有服用。

 

 

1、可能的原因

 

  Brown身上发生的改变,可能是由于骨髓捐赠者身上的一种罕见基因突变导致的,这种变异会作用于人体CD4+ T免疫细胞上——也是HIV病毒的主要感染目标——变异会让CD4+T细胞对HIV病毒具有抗性。

  该基因名为德尔塔32突变基因,能够让免疫细胞形成CCR5感受器,可以阻止病毒进入免疫细胞。

  第二种可能,在治疗的开始阶段,辐射已经杀死Brown体内所有含有HIV病毒的细胞。

  第三种可能,新的免疫细胞攻击了Brown体内自带的细胞,这被称为“移植物抗宿主病”(graft-versus-host disease)。这些新的免疫细胞也许杀死了Brown体内的HIV宿主细胞,且没有被放疗杀死

 

2、究竟是哪种原因?

 

  艾莫利大学病理学家Guido Silvestri和同事对三只猴子进行了和Brown同样的疗法。三只猴子感染了猴-人免疫缺陷病毒(Simian-Human ImmunodeficiencyVirus,简称SHIV),研究人员先对猴子进行了一定时间的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治疗,随后猴子会进行放疗,并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研究人员在猴子感染SHIV之前提取了它们的骨髓。

  研究人员发现放射杀死了猴子体内绝大多数血细胞和免疫细胞,以及99%的CD4+T细胞。研究人员认为这项发现也许能够证明,Brown的康复是接受放疗的结果,随后研究人员发现一只的骨髓几周后产生了没有HIV病毒的血细胞和免疫细胞,因为每只猴子移植的都是自体细胞,所以排除了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可能性。

  但是在研究人员停止向猴子进行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治疗后,三只猴子中的两只猴子体内的病毒水平又快速反弹。

  第三只猴子肾衰竭,研究人员对它实行了安乐死,死亡时体内大量组织中都含有一定水平的HIV病毒,所以,该疗法没有治愈这三只猴子。

  研究支持了“放疗能减少HIV水平,但不足以抹杀全部病毒携带细胞”的观点。研究人员说,柏林病人之所以能够康复,要么是骨髓捐赠者的突变基因,要么是移植物抗宿主病,这两者之一起了关键性作用。

  柏林病人的疗法至少已经用在两名患有淋巴瘤的HIV病人身上——不过这两位病人的骨髓捐赠者都没有CCR5罕见突变。经过放疗后病人体内的HIV数量有所下降,但是过了了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可能性。

  但是在研究人员停止向猴子进行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治疗后,三只猴子中的两只猴子体内的病毒水平又快速反弹。

  第三只猴子肾衰竭,研究人员对它实行了安乐死,死亡时体内大量组织中都含有一定水平的HIV病毒,所以,该疗法没有治愈这三只猴子。

  研究支持了“放疗能减少HIV水平,但不足以抹杀全部病毒携带细胞”的观点。研究人员说,柏林病人之所以能够康复,要么是骨髓捐赠者的突变基因,要么是移植物抗宿主病,这两者之一起了关键性作用。

  柏林病人的疗法至少已经用在两名患有淋巴瘤的HIV病人身上——不过这两位病人的骨髓捐赠者都没有CCR5罕见突变。经过放疗后病人体内的HIV数量有所下降,但是过了几个月后又再次上升,所以病人不得不再次接受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治疗。几个月后又再次上升,所以病人不得不再次接受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治疗。

  HIV 相关淋巴瘤主要发生于较晚期的AIDS病人,其外周血CD4+T细胞常低于100/μL。因此,淋巴瘤的发生主要与病人细胞免疫功能缺陷程度严重和持续时间长有关。

  大部分HIV相关淋巴瘤,属于高度恶性淋巴瘤,其组织类型为弥漫性大B细胞性(免疫母细胞变异型)或Burkitt样淋巴瘤。并且80%以上系统性淋巴瘤在发病时已为临床Ⅳ期。因此,多数病人不宜用局部的手术和(或)放射治疗,而必须接受全身治疗。

 

3、这个是正确答案吗?

 

  知乎有位大神是这么解释的:

  “柏林病人”的治愈从专业角度来说是这样的。他是白血病患者,同时是艾滋病的携带者,当时治疗的时候采取的是先治疗白血病,找到合适的捐献者的骨髓进行移植的方式。

  这里首先有几个背景知识需要补充:

  1、 HIV感染方式:CD4+T细胞是病毒攻击的主要细胞群,病毒通过和CD4+的结合来感染宿主。

  2、 CCR5:趋化因子CCR5,细胞膜蛋白,是HIV-1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简单来说,就是HIV-1病毒需要和CCR5结合然后达到构象的改变,从而侵入CD4+免疫细胞的。

  “柏林病人”的艾滋病是完全被治愈的。他接受的骨髓捐献的供体,是”只有少数北欧人体内从在的天然抵御艾滋病病毒的变异基因”,也就是天然的CCR5缺陷型。在骨髓移植(造血干细胞)的过程中,“柏林病人”的整个免疫系统得到了重建,因为缺乏了CCR5膜蛋白,HIV-1病毒也就没有办法再去侵入CD4+T细胞,没有了宿主,病毒滴度就自然下降,艾滋病也就治愈了。

参考资料:
【1】知乎网站

【2】https://www.livescience.com/48015-berlin-patient-hiv-treatmen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