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最担心的发生了?刚刚,深圳传来大消息!

综合:21财闻汇

资料: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新浪微博、财经女记者部落、Technews

霍金的最后一个预言,或正在成为现实!

今天,全网炸了

据人民网报道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生了

微博热搜显示此话题“沸”

 

据人民网深圳今日(26日)报道,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深圳科学家贺建奎
贺建奎对这对婴儿的介绍
视频戳↓↓

                                                           

据梨视频

据悉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使用的基因编辑技术为“CRISPR/Cas9”技术。

据报道,这次编辑峰会于2018年11月27—29日由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医学院、英国伦敦皇家学会和香港科学院在香港联合举办。贺建奎将在峰会现场展示他领导的项目组在小鼠、猴和人类胚胎的实验数据。在50枚人类胚胎基因测序结果显示,未发现脱靶现象;而所有人类正常胚胎里面,有超过44% 的胚胎编辑有效。贺建奎还展示此次基因手术婴儿脐带血的检测结果,证明基因手术成功,并未发现脱靶现象。他表示,结果仍然需要时间观察与检验,因此准备了长达18年的随访计划。

何为基因编辑?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是生命进化历史上,细菌和病毒进行斗争产生的免疫武器,简单说就是病毒能把自己的基因整合到细菌,利用细菌的细胞工具为自己的基因复制服务,细菌为了将病毒的外来入侵基因清除,进化出CRISPR系统,利用这个系统,细菌可以不动声色地把病毒基因从自己的染色体上切除,这是细菌特有的免疫系统。

微生物学家10年前就掌握了细菌拥有多种切除外来病毒基因的免疫功能,其中比较典型的模式是依靠一个复合物,该复合物能在一段RNA指导下,定向寻找目标DNA序列,然后将该序列进行切除。许多细菌免疫复合物都相对复杂,其中科学家掌握了对一种蛋白Cas9的操作技术,并先后对多种目标细胞DNA进行切除。这种技术被称为CRISPR/Cas9基因编辑系统,迅速成为生命科学最热门的技术。

这个消息引起了不少的争议

朋友圈及微博都刷屏了

@失眠中的小艾viola:人体实验,天哪,伦理怎么过的

@慕星雨Sara:觉得并没有什么可庆贺的,能避免脱靶吗?修改了CCR5后对CCR5发挥的其他功能有没有影响,这两个孩子以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未可知,这种实验简直可怕至极,怎么通过的伦理?

@上官就是我啊:超级人类诞生

@红黄蓝下的噩梦:这种研究如果继续在真人身上实验,感觉像慢慢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我们为潘多拉的美貌所吸引,却忽视了偷偷散发的灾难

 

 

大家的质疑来自于这项技术带来的后果:到时候是会有所谓基因完美的人上人出现,我们这些有基因缺陷的就会被淘汰?这是科幻小说要成真了吗

 

 

 

消息一出,反应最快的还是资本市场。基因测序板块午后异动,龙头东富龙(叠加独角兽)直线封板,新开源、昌红科技、北陆药业纷纷跟涨。

 

很快,从不缺瓜吃的网友们的也随即跟进反应。当然,和基因有关的生物科学技术总是伴随着争议的。

贺建奎何许人?

除了理论本身的问题,人民网原文中提到的“深圳科学家”贺建奎也备受网友关注。根据人民网原文,贺建奎是此次“基因编辑婴儿”实验的主要负责人。

贺建奎方面回应:目前不能透露更多信息

对此,负责贺建奎媒体的负责人陈远林26日对媒体表示:

“现在贺教授不接受媒体采访,过几天统一回应。对于此例研究,更多信息不能透露,这个实验不是因为母亲有艾滋病,也不能透露婴儿是在哪个医院出生的,因为个人隐私不能说太多。”

贺建奎助理:只是“科学家的自主探索”

据百度百科介绍,贺建奎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实验室用物理,统计和信息学的交叉技术来研究复杂的生物系统。研究集中于免疫组库测序,个体化医疗,生物信息学和系统生物学。

但截止发稿,南科大尚未就此“基因编辑婴儿”研究作出任何表态。而据科技日报报道,贺建奎的助理对科技日报记者称:

这项研究是“科学家(贺建奎)的自主探索”。

 

百度百科 贺建奎 主要成就

贺建奎的其他身份

除了学者,贺建奎还有另一些与之相关的身份,根据企查查信息,贺建奎名下有多家基因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4日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南山局登记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物技术开发与基因检测技术开发、信息咨询等。

其热度最高的新闻是去年7月31日由南方科技大学孔雀团队“贺建奎教授团队”研发的具有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宣告上市。该测序仪被称为“目前全球准确率最高,且唯一用于临床应用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其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亚洲第一,世界领先’。”

科研人员正在调试瀚海基因GenoCare第三代单分子测序仪样机。

合法吗?必要吗?

通过基因改造人类现阶段是否有必要?谁有资格作出这样决定?国家法律允许吗?全球有哪个国家允许吗?不允许的担忧是什么?

一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稍微有点常识都不会同意的。究竟是如何通过的伦理审查?怎么证明他没有对基因组的其他地方做了改动?通过基因编辑的婴儿基因发生了永久的变化,可能对HIV有了免疫力,但是否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你能想象以后遍地都是基因人的世界吗?”

根据科学技术部、卫生部关于印发《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的通知,“第六条进行人胚胎干细胞研究,必须遵守以下行为规范:

(一)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二)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

(三)不得将人的生殖细胞与其他物种的生殖细胞结合。”

显然此次试验已经违法了上述原则。

其次是学者和同行对于其试验的质疑。通过基因编辑,这两名婴儿的CCR5基因发生了永久的变化基因且会遗传,如何保证它是正确的?

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对媒体表示:

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不伦理的,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是重要的;CCR5编辑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之前,是不可以用于人的;对新生儿是不伦理的,一个健康和受教育的好孩子,是不会被HIV感染的;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此外,本次试验对象是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婴儿并未编辑成功,也是令人担忧的另一因素。第三,从技术上来说,此次试验并没有新的贡献,新闻噱头大于技术贡献。近年来被发现用于编辑基因的技术CRISPR-cas9,多用于治疗成人的致命疾病。但编辑精子、卵子或胚胎是不同的,这种变化可以继承。在美国,临床应用是不被允许的。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认为这一实验从科学层面具有巨大“”潜在风险,两个孩子作为试验品,这些未知风险将会伴随他们的成长:

从事这一实验的科研人员既非HIV研究者,也非基因编辑领域专家,项目实施时其测序公司和其背后的商业资本实在铤而走险。该项目的实施可预见的会使基因编辑领域的研究受到影响,也会使中国科研界的发展受到质疑。该项目的实施者也需要因这一行为而受到抵制,否则将会带来更多不可预见的负面影响,潘多拉的盒子也许就此打开了。

霍金的最后预测!

未来富人有可能利用基因技术创造出“超级人类”

霍金生前担忧的另一个事实也浮上台面了,那就是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

《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报导,霍金确信在本世纪末,人类就会看到基因工程突破造出超级人类种族,法律虽然会试图阻止事态严重化,但一些有钱有权的贪婪者绝对无法抗拒诱惑──当他们发现记忆力、抵抗力和寿命可以透过基因编辑就超越一般人,出卖灵魂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比人类更聪明、更强大的改造种族一旦崛起,人类势必无法与之竞争。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有利有弊,或者说,科技原无好坏之分,是人心决定了科技的用途,而人心既有光明也有黑暗,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无法战胜黑暗面,从此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霍金担心有钱人在未来有机会花钱变动子女的DNA,从而创造出有更好基因的“超级人类”。”

超级人类”相比普通人类将提高智力和寿命,甚至对疾病的抵抗力都会增强。据霍金所预测,“超级人类”一旦出现,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

摘自一点学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