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规划的职业生涯和可以规划的人生成功

 

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招聘过程中,“职业规划”这个词出现得越来越高频。大致的意思,是要想明白自己这辈子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且从现在就开始为此努力。

乍一听挺有道理的样子。胸怀大志的应聘者们,想做销售的问多久能够当经理,想做研发的问有多少人归他管、或者多久能够当研发总监,甚至还有问多久能退休的。


01

 

面对这壮怀激烈的场面,我万分羞愧地反思了很久,发现我自己可能是完全没有“职业规划”的人。

中学里我最崇拜的人是爱因斯坦,高考的所有志愿都填了各个大学的数学系或者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这个“职业规划”又早又坚定。可是!我的高考分数线被当时的高考录取办公室弄丢了!等到找回来的时候,只能勉强被录用到了一个省内招生大学的生物系。

既来之则安之。我把“职业规划”降了一格,决定以后就马马虎虎当个学部委员吧(就是后来的中科院院士了)。十多年白驹过隙,我坐在自己的教授办公室里,才慢慢明白:我的院士之梦其实取决于能否拿到相应的研究经费,经费又取决与审批经费的那些大佬们的某个梦想……这个“职业规划”眼看着就“大梦谁先觉、窗外日迟迟”了。

到了三十五岁,眼看着长安路远、行囊空空(当时的教授工资实际拿到手每月1407元人民币),我决定开启“商人重利轻离别”的模式:开发个药物什么的,“边庭上一抢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定个小目标就是“先把诺贝尔奖赚回来”,何况治病救人也算是功德一件吧?斗志昂扬地获得了第一个药证,公司却被“职业规划”不一致的投资商逼到了悬崖边上,痛心疾首之余,我才意识到什么“职业规划”都不管用!

从头开始,已经没有失败再改方向的机会了。公司运行只有一个目标:生存下来!每年制定一个节点、集中所有的资源都押上去!获得临批做临床、获得药证抓质量管理、获得招标跑市场、扭亏为盈做上市、做好一个医药领域做第二个领域……于是我们活下来了。


02

 

喘着气、回头看,职业不可能完全被规划。我曾经的所有“职业规划”都只是一种基于自身利益和当时个人眼界的欲望体现。谢天谢地,我当时对这些规划不坚定。也许,没有人对这样的“职业规划”很坚定。

但是人生成功是可以规划的: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努力做得比周围的人稍微好一点,为团队和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晚上睡觉前为明天的任务多想一分钟,在困难面前多咬一分钟后槽牙,你就能够比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成就更多的事情、获得更多的机会、自然而然地占有更多的资源、承担更多的责任。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不是“职业规划”,是责任。

摘自:我武维扬